【观点】何伟文:特朗普的贸易平衡大棒应该打烊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8-09 19:59

【观点】何伟文:特朗普的贸易平衡大棒应该打烊了

2018-08-10 17:30来源:人大重阳特朗普/进出口/关税

原标题:【观点】何伟文:特朗普的贸易平衡大棒应该打烊了

本文大概2800字,读完共需3分钟

作者何伟文系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8月9日环球网。

据美国商务部最新公布,2018年上半年美国全球商品贸易逆差突破4000亿美元大关,为4040.3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775.37亿美元扩大264.98亿美元。加上2017年全年扩大593.78亿美元,过去18个月来美国贸易逆差累计增加了858.76亿美元。至此,特朗普进入白宫前一再承诺、进入白宫以来一再奋斗的削减逆差努力迄今完全失败。

逆差不仅没有削减,反而把奥巴马任期八年减少的794.05亿美元贸易逆差全部抹平。假定下半年逆差不再扩大,全年贸易逆差将达到8226.7亿美元,超过奥巴马上任前2008年的8161.99亿美元,创历史最高水平。

逆差扩大是经济强劲、进口增长加快的必然结果

今年上半年,美国经济增长加快,二季度GDP增长率达到4.1%的近年来最高水平。工业生产增长加快。二季度全部工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长6.0%。从而带动进口增长加快。据美国商务部统计,上半年商品进口额12339.06亿美元(未经调整季节因素),同比增长8.8%。比2017年上半年同比增速7.1%高出个1.7百分点。其中生产增长特别快的部门有能源(二季度增长16.4%)、部分高技术行业(10.2%)、计算机及外设(一二季度分别增长16.4%和8.2%)、半导体及元器件(15.3%)。与此相应,进口增长较快的有化工(增长16.2%)、机械(13.9%)、油气(12.0%)、初级金属(12.0%)、电气设备及电器(8.4%)和计算机及电子(7.3%)。生产增长缓慢甚或下降的部门,进口增长也慢。汽车及零部件生产,一季度同比猛增14.9%,二季度则剧降9.1%。反映在进口上,上半年运输设备进口只微增2.9%。

上世纪90年代以来贸易逆差扩大或缩小的轨迹显示,它们与工业生产即经济好坏直接相关。1992-2000年业生产增长十分迅猛,八年累计增长52.8%,年均增长5.4%。同期贸易逆差也大幅增加。1990-2000年贸易逆差从1110.37亿美元增至4524.14亿美元,翻了两番。2008-2009年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中,工业生产累计下降了17.9%,贸易逆差也从8161.99亿美元剧减到5035.82亿美元,净减3126.17亿美元,或38.3%。

因此,要想逆差减下来,美国需要出现经济衰退。鉴于目前美国经济增长势头仍然较强,贸易战的影响要逐渐显现出来,下半年美国贸易逆差总趋势很可能继续扩大。

逆差扩大无关“不公平贸易”

特朗普政府把美国贸易逆差简单地归咎于对美主要贸易顺差国或地区中国、欧盟、日本、墨西哥等的“不公平贸易”,把美国全球贸易巨额逆差归咎于全球贸易中“美国吃亏”,因此拼命挥舞关税大棒,企图把对一个个顺差国的美方逆差减下来。这完全是荒谬的逻辑。

根据这个逻辑,既然美方逆差表明吃亏,美方顺差就是占了便宜。2018年上半年,美国对全球原油及天然气贸易有487.52亿美元逆差,但对中国有54.30亿美元顺差。因此全球对美国“不公平”,但美国对中国“不公平”。同期,美国农产品对全球贸易有143.73亿美元顺差,因此美国对全球不公平,而且这个不公平还在扩大(顺差同比扩大9.89亿美元)。运输设备方面,美国有515.12亿美元逆差,但对中国有22.54亿美元顺差。因此世界对美国“不公平”,美国对中国“不公平”。把运输设备细分,美国全球贸易中,整车和汽车零部件分别有672.54亿美元和316.46亿美元逆差,但车身有55.12亿美元顺差。因此汽车和零部件贸易中,整车及零部件是世界对美国“不公平”,车身则是美国对世界“不公平”。航空器及零部件,美国则有424.26亿美元顺差,因此是美国对世界“不公平”。

按照有逆差表明不公平,需要用加征关税来阻止,则世界应该对美国航空器和农产品加征关税,美国应对世界原油及天然气加征关税,但中国应在此领域对美国加征关税。在汽车及零部件方面,美国对世界应加征关税,但其中的车身,世界应对美国加税。中国则应在所有这几方面对美国加税。试问,世界上有这样奇怪的“公平贸易”吗?

逆差是否扩大,无关“公平贸易”。其根本原因在于,进出口是商品与货币的跨国交换。出口方交付商品,进口方支付货币。二者是等值的。按照美国官方统计,2017年美国从中国进口了5056亿美元商品。即中国获得了5056亿美元货币,美国则获得5056亿美元商品。因为货币仅仅是商品的价值符号,商品的价值和货币所代表的价值是相等的,因此二者是公平的。例如我到商店买了一部手机,花费6000元。对商店而言,我有6000元逆差,但我获得了价值6000元的手机,二者等值。美国对我出口1300亿美元商品,中国获得了1300亿美元商品,美国则获得了1300亿美元货币。二者仍然等值。交易是否公平,看交易条件,是否卖得太贵(对买方不公平),抑或卖得太便宜(对卖方不公平),而不是看双方买卖额之差(贸易平衡)。

贸易平衡对于没有硬通货的国家来说是重要的,但对美元是世界货币的美国而言并无关系。

因此,炒作贸易逆差问题,实在毫无经济学可言。

逆差扩大并未造成就业下降

上半年美国虽然贸易逆差扩大,但无论制造业就业总数,还是逆差扩大较多的产品大类,就业都不降反增。如前所述,上半年美国贸易逆差折年率接近历史最高点,但失业率却降到3.8%;为20年来低点。

据美国劳工部统计,2018年7月,物质生产部门就业总数为2072.8万,比2017年7月的2004.0万增加68.8万,或3.4%。其中制造业就业1275.1万,增加32.7万,或2.7%。

逆差扩大得较多的大类中,化工逆差扩大115.06亿美元,计算机及电子逆差扩大83.24亿美元,机械逆差扩大56.38亿美元,汽车及零部件逆差扩大14.96亿美元。2018年7月与去年同期比较,化工就业增加7900人,计算机及电子、机械和汽车及零部件就业分别增加2.99万、4.44万和4.08万。特朗普政府虽然实施了钢铝税,但上半年钢铁贸易逆差仍然从去年同期的92.31亿美元扩大到108.22亿美元,扩大15.91亿美元。不过就业并没有因此减少,相反7月份同比增加了5200人。可见,钢铝税是多余的。

稍微前推一点,也可看出相同结果。

2017年全年贸易逆差增加594.78亿美元,2018年3月制造业就业人数则同比增加23.2万,达到1263万。在逆差最大的六大类产品计算机及电子、运输设备、油气、服装、电气设备与电器、及机械中,除服装贸易逆差略降3.35亿美元外,其他五大类逆差都是增加的,分别增加218.24亿、90.88亿、121.28亿、66.36亿和84.17亿美元。有趣的是,除了服装外,这五大类就业都是增加的,分别增加2.2万、1.85万、0.52万、1.57万和3.78万。恰好服装部门就业减少了6200人。因此,事实证明的恰好与特朗普的声称相反,就业减少与逆差增加并无相关,倒是与逆差减少呈现正相关。

有趣的是,贸易顺差增加也可会反而带来就业下降。航空航天部门是美国贸易顺差大户。2012年至2017年,美国该行业出口从1183.3亿美元增至1431.6亿美元,增长21.0%。同期进口从479.9亿美元增至583.6亿美元,同步增长21.6%。贸易顺差则从703.4亿美元增至848.0亿美元,净增144.6亿美元;增长20.1%。但同期就业人数则从49.86万减少到48.46万,净减1.4万人,即2.8%。其中一线非管理人员就业数减少了2.75万,从29.05万减少到26.3万,减少9.5%! 很明显,就业减少的原因是技术进步,而不是贸易。

总之,事实再次证明,美国商品贸易逆差,对美国而言,在经济、贸易和就业上不构成问题。特朗普政府没有必要再以贸易平衡为目标了,因为客观经济规律不是政治家能够改变的。特朗普政府以此为口实,任意单边加征关税,严重阻隔世界正常的产业分工和贸易流动,完全是违反客观规律的、错误的政策。事实将再次证明,它除了给世界经济、最终也给美国经济带来破坏性影响外,不会有第二个结果。

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